banner
福建一小镇成古代版桃花源 捡起宝贵品格-经济频道
2017-04-11 18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原标题:一个小镇如何成为古代版桃花源

  聚龙小镇居民参加老兵服务队组织的包饺子活动

  小镇信用超市的小黑板,没带钱的顾客将欠款信息写在黑板上,补交之后自己擦掉

  信誉超市付款、拿货、找零全凭自发

  在这个住有7000人的社区里,有两家蔬果日杂店,称重、付款、找零全凭顾客自助,多年始终钱货两清;居民凭一个电话,即敢让素未谋面的男子,替本人接送正读小学的女儿;有人丢了几次手机,都被捡到送回。还有人外出将钥匙放在邻里知晓的处所,甚至絮叨不锁门。

  这个位于福建惠安西部山麓的社区,名为聚龙小镇。对外界赋予的“创立桃花源”说法,其缔造者却认为,代表小区的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和与人为善等人文精神,每一项都可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得以溯源。

  “只是随着发展,这些都丢了,当初要从新捡起来。”

  帮我把女儿带到厦门

  2017年3月22日,福建惠安。

  中雨是在北京青年报记者刚步入聚龙小镇园区后开始降下的。此时,记者距目的地还有1.5公里。

  行走中,一辆棕色SUV从后驶至记者身旁,车窗降下,62岁的林先生转过脸:“下雨了,载你上去吧。”

  等北青报记者上了车,林先生才知道,自己刚拉的生疏人并非小镇居民。他绕道将记者送到后,折返回自己在聚龙小镇的家中。

  在住有7000人的聚龙小镇里,活跃着两个由小镇居民组成的爱心顺风车微信群,有三四百名爱心车主和数百名搭车人。每天,注有“搭车人数 起止地 时光 电话”和“空座位数 起止地 时间 电话”的一条条免费搭载的信息,不停地在群中刷新。

  林先生即是爱心车主之一。

  三个月前的一个周五,46岁的小镇居民林志辉像平凡一样,在群里发布了将驾车前往厦门的消息。一位女士来电,渴望他能帮自己将两个女儿顺便带到厦门。

  接出两名女孩后,林志辉还带两个孩子吃了些许点心,而后驱车前往厦门。路上,小姐妹告诉林志辉家事,说母亲在厦门做珠宝生意。

  小姐妹被保险送达,而林志辉和那位母亲至今也从没见过。

  出于保险考虑,除恳求顺风车主有一年以上驾龄外,顺风车群也请求群员在昵称中注明在小镇确切切住址、姓名及电话。

  不会利用微信的搭车人,还可前往设在小镇的三个固定顺风车站候车。不少车主都习惯出发前,去那兜一圈,只有顺路,都会载上一程。

  据顺风车发动听之一洪德换介绍,固然起初也有搭车者将爱心顺风车误认为系收费服务而发生不悦,但一经说明,便能彼此懂得。

  我家的钥匙你拿去

  除了车载陌生人,在聚龙小镇,还有很多“怪”事。

  小镇有两家销售蔬菜日杂的小超市,既无收银员也无监控,称重、付款和找零,全由顾客凭店内电子秤和收款箱自助实现。钱箱分高下两层,下层像存钱罐个别,装着良多100、50的纸钞和硬币,上层则是5个格挡,在5块写有“诚信无价”的石块下,压着不等面额的零钱。

  “每月盘点一次,钱货都对得上。”超市理货员郑月琼说,这样的超市小镇共有2家。自2015年先后开设以来,除初期有小孩好奇拿钱被制止外,从没丢过钱。

  钱箱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块小黑板。上面零碎地写着几个带着小镇房号的数字和金额,这是赊账的顾客留下的,待还款后再自行擦去。

  60岁的蒋丽琴曾在一次买姜粉时忘记带钱,便将欠款50元写上黑板。第二天,她本想让理货员见证自己还款的进程,哪知对方说:“不用看”。

 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来超市的既有老人也有领着孩子的家长。偶有老人不会称重,则由其余顾客或管理员帮忙。不少家长,还特意引导孩子实现自助付款。

  小镇品牌部经理林义勇介绍,类似这样靠信用自助交易的店面,小镇共有8家。

  半年前,40多岁的小镇居民华筝(化名)在商业中心开起了一家销售土特产的自助店。因多地经商的起因,她平均天天在店里待不了两个小时。好几回促离去,无人照管的店面就敞着门。

  “就连我们家平时都不锁门的,有时车里放钱放包,忘了锁车门,也素来不少货色。”华筝坦言,自己这么做,除了对小镇住户的信赖,还有对小镇监控、门禁系统的信心。可一旦出了小镇,她就会提高警惕??包包不能随意背,怕被偷;车内不能搁可贵财物,怕被砸;更不敢随便捎载陌生人,怕被劫。

  居民傅柳惠表示,自己也常将钥匙放在街坊知晓的地方。有时家里来了客人或有人上门借货色,自己不在,就让对方自己开门。蒋丽琴也在微群看到过,有居民在雨天委托别人:“钥匙在老地方,帮我关窗户”。

  “咱们都是要在一起缓缓变老的邻居,因而彼此信任。”傅柳惠说。

  董事长“捡”烟头

  聚龙小镇并非乡镇,而是位于惠安县黄塘镇聚龙山麓一处2万亩的社区。小镇依山傍水,绿意盎然,由福建省聚龙养生发展有限公司于2007年3月动工建造,至今已10年。

  许多居民谈及小镇,必会提起“老板”??聚龙公司的董事长郭添法。

  聚龙公司总经理郭振辉先容,十多年前,从黄塘镇前郭村走出的郭添法,受家乡政府之邀返乡创业,与10名股东创建了聚龙摄生发展公司,逐步建起了聚龙小镇。彼时,石匠诞生的郭添法已执掌西藏一家建设集团,承建了布达拉宫广场等工程。

  同样出生于前郭村的郭振辉,原是福建一啤酒企业的高管,继而入股聚龙并出任总经理。

  “我们小时候虽很穷,但乡里乡亲很浑朴很和睦。后来走了出去,见到很多地方人情淡薄,城里人连对门邻居都不意识,所以就想创破一个有人情味的地方。”郭振辉说。

  前郭村村支书郭志阳回想,当年全村300多户,没有一个富的。正因如此,村里从没小偷,夜里睡觉家里也不关门。谁家盖房也不花一分钱,由于石料从山上采,村民出人力,主家只管一顿午饭就行。

  黄塘镇党委书记黄忠东介绍,黄塘镇本是惠安县最穷的地方。聚龙小镇所在地,本是闲置的格口水库,周边的荒山野岭上,散落着一些村落。

  10年前,正是在这片荒漠之地上,聚龙小镇破土动工。

  “挑战没有人情味的都市生涯圈。”“小镇没有陌生。”“在小镇,最美的风景是文明。”这是小镇相继提出的建设方向。

  当蒋丽琴8年前在小镇见到这些到处张贴的标语时,她只认为这是个噱头:“怎么可能没有陌生?怎么可能都是一家人?天方夜谭啊!”

  彼时已经退休的蒋丽琴,是冲着环境才在小镇购房养老的。刚入住的首个春节,因小镇配套的超市小,又离镇里、县里远,没买到韭菜的她没吃成饺子。大年初二,聚龙公司晓得了此事,大年初三,就着人买回2斤韭菜,免费送给她。

  “这是我在小镇第一次被感动,感到真好。”蒋丽琴说。

  多少年前,蒋丽琴摔折了左手手腕,儿女不在,她只好求助小镇物业。物业负责人跟社区主任很快将她送至医院,全程陪伴治疗后,再将她送回家中。次日,该负责人还嘱咐小镇超市给蒋丽琴送去猪骨头,让她熬汤休养。

  显然,在塑造“人情趣”、“不陌生”的氛围中,聚龙公司率先向小镇居民伸出了友善之手。

  “要让别人做到,自己得先做到。”聚龙公司总经理郭振辉说,公司特地对全体员工进行了“培训洗脑”。

  聚龙公司品牌部经理林义勇介绍,在尚无居民入住的2008年,小镇就启动人文建设。员工白天在工地干活,夜里接受人文培训。

  作为聚龙公司首批人员,现为小镇物业总经理的陈小香回忆,诚然公司的理念听得大家都很向往,但最初并不懂怎么做。公司只早期有些诸如“见到陌生人要微笑问好”、“人过地净”等零星规定。跟着一直摸索和演绎,最终造成了小镇《人文建设手册》,公司内部从上到下都要照此实行。

  从自身做起,郭添法也不例外。

  洪德换、傅柳惠等多位小镇居民表现,郭添法就住在小镇的一幢别墅里。他家的别墅总是开着门,小镇居民可随时上门饮茶。身家数十亿的他,还时常炒菜给小镇居民吃。

  让很多居民称道的,是郭添法总能哈腰随时捡起别人发现不了的烟头。曾有新来的小镇居民乱丢烟头,郭添法就跟在后面捡,几天后,对方再不善意思扔了。

  “我想让小镇成为一个能改变坏习惯的地方。”郭添法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。

  “只有真的付出,一个人就能够感染一片人。”陈小香说。而在接收北青报记者采访过程中,有4位小镇居民和工作职员捡起了烟头。

  自发涌动的人情趣

  在聚龙的带动下,人情味在小镇到处逐渐洋溢。

  年近八旬的居民周奶奶,在获悉物业主任蔡萍萍生产后,顺便缝了个中药香囊送来,为其几个月大的婴儿防范手足口病。为了这事,老人特意背着蔡萍萍跟人打听孩子的月份。为了孩子可能喜好,老人又靠着昏花的视力,一针一线地将香囊缝成了卡通的鱼形。

  居民吴端谋曾在小镇捡到一部手机并交给保安,他因而和机主成为了友人。蒋丽琴也曾在小镇丢过两次手机,但每次都被其余居民捡到并送还物业。她最初对小镇人文建设的猜疑,正一点点被冲走。

  善意,也在陌生世间传递。

  蒋丽琴曾在小镇里偶遇一名男子。对方主动说起自己正在美国读博,仅剩年逾八旬的母亲独居小镇。几天后,蒋丽琴便自动带了红枣去探访老人,并邀她加入小镇的活动。这位不会讲个别话的老人在小镇已孤寂多日,突然有那么多人跟自己聊天,开心地说,那是她讲话最多的一天。

  除了用行为沾染居民,聚龙公司还制定了一套针对小镇居民的《文明共约》。其中提倡,“会见主动微笑”、“邻里间相互资助”、“礼让行人”等。在屋宇销售上,也更倾向于愿意按照文明公约,且购房自住的居民。

  居民洪德换至今记得,在一次小镇周年庆时,当200多桌宴席散后,杯盘狼藉的现场被居民、义工跟工作人员在20分钟内打扫得干清干净。期间,多少个小孩子踮着脚摞椅子的画面,让她冲动至今。

  始终传递的人情与文明终成氛围。当气氛形成,一批批新居民也会不自发地融入其中。

  再后来,一系列群体和气象在居民中自发呈现??有践行关爱热忱公益的爱心义工社,有劝导不文明行动的文明督导团,有免费搭载小镇居民出行的爱心顺风车,有彼此互帮互助的“我帮你”微信群,还有关怀街坊生活援助清苦学生的老兵服务队等。

  3月26日,老兵服务队就组织了一场饺子宴。当天上午,在小镇文化广场上,围着两口大锅和三张桌案,四、五十名老兵及家属一起揉面、包饺子、煮饺子,好不热闹。

  据老兵服务队负责人、65岁的黄先生介绍,老兵服务队由85名退伍的小镇居民自发组成,平日除了慰问孤寡白叟,捡扶被台风刮倒的大树和树枝,为小镇湖水清淤之外,逢年过节,大家都会组织一定的运动,交流情感。而所有经费,都由老兵被迫捐献。

  除了这样的活动,为促进邻里感情,小镇专设了一处专供居民、邻里做饭聚餐的地方??“邻里情厨房”。这样的聚会,也被居民称为“邻里宴”。

  在小镇,还时常能看到居民免费领蔬菜、面粉的局势。

  蒋丽琴回忆,几年前福建永安莴笋畅销,爱心义工社就你三百我五百的凑了一两万元,买回莴笋放在小镇广场向居民免费发放。

  相似的事还有很多,在一份公示小镇居民物质赠送情况的展板上,写着58位小镇居民及团体的名字,所捐物资有“一吨大米”、“一车山药”、“一车春笋”、“一批圣诞玩具”等。

  聚龙公司副总经理刘伟忠对此以为:“他们觉得被人帮助过,也该予以回报。”

  小镇居民吕晓晋,在泉州、惠安、厦门共有4套房产,他对北青报记者感慨说:“像小镇这样的社区,是没遇见过的。”

  是时候重新捡起来了

  建“镇”10年,也不是不过分歧。

  多位业主证实,因小镇停车费问题,曾引发部分居民不满,也起过一些风波。

  聚龙公司总经理郭振辉对此阐明,早期的泊车场是可随意应用的。但公司的所有举动,究竟离不开市场化经济属性。因此公司试图与外界配合经营停车场,以至收费上涨,居民停车也不如曾经方便,使得部分居民不理解。后经沟通,双方达成共识,小镇也下调了收费标准。

  日子久了,不少居民本能地将小镇的习惯带到了外界。

  当45岁的小镇居民陈欣离开小镇,看到被人恶意拔去坐垫的共享单车,就会痛心。看到倒地、损毁的共享单车,则会扶起并报修:“这是咱们自然应做的事。”

  聚龙公司副总经理刘伟忠则表示,在小镇捡惯了烟头,每次在车站或机场见到烟头就会特别别扭。在一次登机时,他不禁弯腰捡起一张落在通道里的报纸??“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小镇居民林先生驾车与记者一起外出时,常设停下等待前方堵在路中与亲友道别的司机与小轿车,足足两分钟后才通过,期间未按一声喇叭。

  黄塘镇党委书记黄忠东也表示,聚龙小镇已是当地的一张名片,每年都会组织镇里的村干部前来学习。

  聚龙公司销售总监周水平表示,即便聚龙公司没有和居民一起营造出聚龙小镇,也定有别的团队打造出类似的人文社区,因为这是社会发展的方向。他坦言,在人文建设上投入,也并不与企业性质相违背。

  对外界赋予聚龙小镇“创破桃花源”的夸奖,郭振辉认为,小镇倡导的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、与人为善和互帮互助等等,每一项都可在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中溯源。只是随着经济发展,一些宝贵的品格被丢掉了。

  “是时候从新捡起来了。”

  本版文并摄/本报记者 蒲晓旭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iwaipan.net 版权所有